共同怀念陈赓院长!

共同怀念陈赓院长!

2006年,为了纪念陈赓为哈军工、为我国高等军事技术教育所做出的贡献,表达哈军工后继者对他的怀念,哈尔滨工程大学精心打造了陈赓广场,并在广场中心塑立了陈赓院长的全身铜像。

2013年开馆的哈军工纪念馆里,陈列着按照一比一的比例仿制的陈赓院长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时穿的大将服、眼镜、拐杖、布鞋和印章。

1952年7月11日,任命陈赓为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兼政委。陈赓说:“是一只猛虎,创办军事工程学院,就是为猛虎添翼。当然,创业是艰难的,但是革命的一切都是从无到有的,军事工程学院也一定能从无到有。”

创办“军工”(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军工”,后也称“哈军工”),白手起家,朝鲜战争尚未结束,陈赓在奥列霍夫空军中将为首的多名专家设计组陪同下,乘飞机赴各地考察,最后把校址定在哈尔滨。

学院按军兵种需求,设空军、海军、炮兵、装甲兵、工程兵五个工程系、23个专科。1952年8月,军事工程学院筹备委员会成立,办公地点设在北京地安门恭俭胡同59号院。

他向紧急抽调来的干部们说:“军中无戏言。任务紧迫,时间不允许我们迟缓,筹备工作要立刻开始,争取三个月内基本完成各项工作,12月份迁往哈尔滨办公。”

然而白手起家办军事工程学院,谈何容易。一无师资,二无校舍,三无教材设备,四无管理经验。当时国家经济又比较落后,按照中央指示,要在一年内建成一所高水平的军事技术院校,并且顺利完成聘教、招生等各项工作,听起来像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神话。但是陈赓就是有办法将神话变成现实,他在中国高等军事技术教育的战场上打响了第一炮。

事实证明,陈赓没有辜负领袖期望,他所创办的哈军工为我党我军培养了大批治国治军的英才。

经过在北京三个多月奔忙,1952年12月3日陈赓带领筹备委员会迁往哈尔滨办公。军委确定,以西南军区第二高级步兵学校、华东军区司令部军事科学研究室以及志愿军第三兵团为基础,迅速抽调一批干部。陈赓到达后,即刻组织建筑委员会,突击建设教学楼。

1953年4月25日,陈赓院长铲了第一锹土,揭开了校园基建工程的序幕。经过紧张建设,9月1日,中国人民军事工程学院正式成立了!这天,陈赓在日记中写道:这是一个“永远值得我们纪念和庆祝的日子”。

2月27日,是我们敬爱的陈赓院长诞辰纪念日。此刻,使我想起当年自己从一个高中毕业生直到如今为祖国的国防教育事业工作一生的老军工人,是在老院长的影响指引下走过来的,我对老院长充满感激之情。他告诫我们,无论何年何月何日,要做一个忠诚的员。

1948年,我进入初中学习,政治课上介绍解放战争时,第一次知道了威震敌胆的陈谢兵团的司令员是陈赓将军,在读过的一些报告文学中,介绍陈赓将军的革命经历。以及他的幽默风趣的性格,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1954年我高中毕业,这时抗美援朝战争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祖国进入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年代的青年学子心中,进入工学院学工和进入医学院学医是最热门儿的话题和理想,我也不例外,报考了中国医大。可是正在等待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学校团委找我谈话,希望我同意被保送到当时在哈尔滨的中国人民军事工程学院学习,当时的印象是,军事工程就是修碉堡,没有水平。

军工学院招生负责人告诉我们,这所学校是毛主席批准建立的,院长兼政委是在朝鲜前线代司令员位置上抽调回来的陈赓将军。因为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虽然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由于敌人在武器装备上的巨大优势,志愿军的胜利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的,因此,我们要建立自己的军事工程学院,培养军事人才,建立我们自己的强大国防。

知道了军工学院的建院背景和它所担负的重大使命,特别是任命陈赓这样高级别的将领作为学院的院长,可见这所学校有多么的重要。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答应进入军工学习。

陈赓院长对学院的建设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哈军工的办学思想甚至每一门课程的教学大纲,都有陈赓批准的字样。

1954年,陈赓院长兼政委已经调任国防部副总参谋长,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北京工作。就在这个期间,预科大队发生了逃兵事件,主要成员是上海来的学员和吉林市来的学员,他们秘密串联集体逃跑,原因是他们厌倦部队的生活,想上地方大学过自由的生活。

陈赓院长知道了这个消息,在百忙中专程返回哈尔滨做预科学员的思想工作,那时军工学院的主体教学大楼还没竣工,军工俱乐部大楼也没有盖起来。报告地点只能选在小树林儿附近的广场,背靠当时还是市区马路的文庙街。

陈院长来到了坐满学员的小广场,开始讲话,他中等身材,身穿军便服,走路时腿有点儿瘸。那是在第一次国内战争中负伤带来的后遗症。

他说:“我跟大家聊聊天儿,不要录音。”他说,党中央、毛主席为了建设强大的国防,在国家经济还很困难的情况下,投巨资筹建了哈军工学院,从全国各地中学选拔优秀的高中毕业生进入学院学习。他幽默地说长麻子的不要,不漂亮的不要,国家对你们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可是,个别的学员却鞋底抹油溜了。接着,他讲了党中央、毛主席建立这个军事工程学院的伟大意义,是要建立我们自己的强大国防打破帝国主义对我们的封锁和包围。陈院长幽默的批评语言和诚恳的、亲切的期望,使预科三期学员深受教育和感动。

在纪念我们敬爱的老院长诞辰日的时候,作为院长的老部下、老员,仍然要不忘初心做一名优秀的员,把军工学院的优良作风和传统传承下去。

说起陈赓办军校,人们很自然想到陈赓老院长从1952年开始创办中国人民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军工),其实,陈赓同志一贯重视人民军队的学校教育,对办军事院校有丰富的经验。在陈赓大将一生的革命生涯中,他作为校长为我党我军创办过好几所军校。

从1933年红军时代开始先后办过红军第一步兵学校、长征期间的红军干部团。名为干部团,实际是一所军校,不过需要随时直接参加战斗。

1948年创办豫陕鄂人民军政大学,陈赓同志特别强调,要以抗大为榜样,结合新解放区的实际情况,工作重点是一切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

1949年6月在南昌成立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四分校,校长陈赓明确提出:军大是红大和抗大的继续,确立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是办校方针,明确以“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为校风,以“培养人民现代国防军军事政治干部”为培训目标。

陈赓还为首期学员书写了“努力学习革命知识,锻炼自己,为人民服务,为全中国的解放而奋斗”的题词。1950年5月成立西南军政大学云南分校,隶属云南军区。这所学校是二野军政大分四分校的延续,校长、政委仍由陈赓兼任。

1958年3月第一期学员毕业。陈赓院长在给毕业学员的信中说:我们要继续培养我军的技术干部,加强军队的技术力量,使我军的科学技术水平也来一个。我军是一支人民的革命军队,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因此,各种先进的科学技术,必须有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人来掌握。我们的技术军官不仅要精通业务,而且必须具备为社会主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品质。

我国高教界有很多人非常推崇原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的一段话: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如果我们对照上述陈赓院长办学的过程与办学思想,就能够感受到,大学要有大师,但这还不够。作为中国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大学必须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党和革命事业的不断发展需要就是我们大学的办学方向,培养服务于党和革命事业的人才,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办学宗旨。

我是1964年考入“哈军工”的,没有亲眼见到过陈赓院长。当后来知道了是陈赓将军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了我的老家“洛阳”(当时我才三岁多,和父亲在床下地上睡觉,听到了攻打洛阳城的枪、炮声……),我对陈赓院长格外的敬仰和关注!

从那以后我特别留心学习和了解陈赓院长有着传奇色彩的生平、事迹和业绩……我了解到,陈赓大将、陈赓院长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他是新中国国防科技、教育事业的奠基人。他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为“哈军工”建立和发展,为国防科技、教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觉得,纪念陈赓大将、陈赓院长的目的是:学习、继承和发扬陈赓大将、陈赓院长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和新中国国防科技、教育事业的献身精神;学习、继承和发扬哈军工的办学精神以及中国人民的优良光荣传统,把我们哈尔滨工程大学办的越来越好,培养出更多更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陈赓院长是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是新中国国防科技与高等教育的奠基者。在哈军工的办学中,陈赓院长临危受命,筹建了我国第一所军事院校,树立起我国高等教育历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无论在战场上,还是在办学中,陈赓院长都不畏艰难,勇于拼搏,为我国革命和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作为陈赓实验班首期学子,我始终以陈赓院长的这种“不畏艰难,勇于拼搏”的精神激励自己勇攀学术高峰,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今后,我将秉承老院长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以更加饱满的斗志去迎接科研道路上的每一个挑战,为国家海防建设和海洋资源开发贡献更大的力量。

十年前,我考入哈尔滨工程大学并有幸进入陈赓班,开始了与陈赓大将的不解之缘。

陈赓班对学员的数理基础和综合能力要求很高,肩负了新时期学校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使命。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成长,愈发坚定了服务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的信念和决心。

遥想当年,陈赓院长临危受命,短时间内创办哈军工,并为国家输送了大批军事人才。为了回馈母校,不辜负陈赓院长当年的不懈付出,我博士毕业后拒绝了上海交通大学、中山大学等的邀请,毅然选择回到母校任教,希望能够在这片沃土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以应用数学为工具,不断攻克船海领域“卡脖子”问题,为海洋强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70年前,在现代化武器装备高度不对称的抗美援朝战争中,陈赓院长受命回国创建哈军工。面对高度落后的现代化国防力量与极度匮乏的制空、制海能力,在陈赓院长呕心沥血的带领下,哈军工为新中国各军兵种现代化国防事业的快速发展与崛起奠定了关键基础。

今天,躬逢伟大时代,有幸能站在军工前辈们的肩膀上,亲历新时代前沿国防科技事业与全新装备体系的快速迭代涌现发展,我感到无比振奋与自豪。

向海图强春潮涌,奋楫扬帆正当时!作为21届陈赓班学员,在今后海防科研事业中,我将不断发扬陈赓院长为我们留下的宝贵军工精神,瞄准前沿,勇站排头,以期能为海洋智能装备的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