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袍”出新!《中国碑帖名品》新添百种“二编”首辑十种墨迹今日首发

“大红袍”出新!《中国碑帖名品》新添百种“二编”首辑十种墨迹今日首发

原标题:“大红袍”出新!《中国碑帖名品》新添百种,“二编”首辑十种墨迹今日首发

自古以来,临帖、读帖就是学习和欣赏书法最重要的方式。所谓“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赵孟頫),一本好的字帖,是书法入门的第一步。

上海书画出版社自2011年至2015年打造的《中国碑帖名品》100种(以下简称“名品”),就是一套能满足读者从入门到进阶,再到鉴赏全方位需求的碑帖丛书。

在向公众征集选目基础之上,以古籍整理的学术态度,精选品种,择优选本,并增加了原文、释读和历代集评,采用大开本高清印刷,无论是学术性还是精美性,都开业界先河,更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古籍图书一等奖、上海书籍设计艺术奖优秀整体设计奖等多个奖项。

自推出以来,“名品”深得读者和专业人士的赞赏,因大开本、正红色的封面而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大红袍”。各大美术院校、书法培训机构也纷纷指定这套字帖为范本。据不完全统计,“名品”系列至今累计出版愈二百多万册!

2021年起,考虑到“名品”选目之初100种的限制,本着拾遗补缺、优化增益的原则,更本着出版经典书法碑帖的使命使然,书画社决定继续扩充“名品”100种,也就是——《中国碑帖名品》二编。

•宋人墨迹部分,首次收录了林逋、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四家作品,不仅具有史学价值,更呈现出别有意趣的宋人“尚意”书风。

如欧阳修《集古录跋尾》,内容为金石考证,笔势敦厚凌厉,神采秀丽。《资治通鉴残稿》为司马光手书原稿,难得一见,其字兼有真、隶特点,用笔提按分明,结体规整扁平,别具面貌。

•新增《米芾研山铭 虹县诗卷》《苏轼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两件宋代名家名作。

其中米芾《虹县诗卷》来自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授权高清大图,以原大原色印刷,展现了米芾的大字名迹,极为珍贵。

•明清部分,首次独家出版了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的藏品四种:《文徵明行书陶渊明饮酒诗》《董其昌书论二则 临余清斋法帖卷》《张瑞图草书古诗十九首卷》《傅山草书与右玄诗册》。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以收藏晚明与民国文人书法而闻名,这四种也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墨迹。

其中《张瑞图草书古诗十九首》,内容源自《文选》,是文学史上的名篇,笔法劲健,结体拙野,气势纵横,气骨苍老。

《傅山草书与右玄诗册》为傅山应陈谧之求所作,选抄自作诗二十六首,这也是傅山早年草书代表之作,用笔郁勃奇健,真率古朴,不拘成法。

在装帧设计上,“名品”二编沿用了之前极具辨识度的整体设计,仍采用大红封面,大开本。

为了日常临帖方便,本次“名品”二编采用了裸脊穿线度摊平,在欣赏手卷类的作品时,更具连贯性与观赏性。

正如丛书前言所写的,“中华文明绵延五千余年,文字实具第一功。”书法是中国人“澄怀味象”、寓哲理于诗性的艺术最高表现方式,她净化、提升了人的精神品格,历来被视为“道”“器”合一。

因此学习和探求书法艺术,不仅能让我们与祖先相连接,更是今人了解中华艺术、中国文化最有效的一个途径。

从这意义上说, “名品”二编继续出版,也是希望能让读者品鉴更多的历代书法经典,增加对中国书法史的了解和认识,并将这份珍贵遗产更好地发掘和研究。

•《自书诗卷》,纸本,行书,卷中、卷后有苏轼、乾隆等多处题跋,可见其珍贵,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奉白帖》,纸本,行草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三君帖》,纸本,行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道服赞并序》,纸本,楷书。该帖风骨劲爽,精到清整,严肃沉着,如精金美玉。后有文同、戴仁、吴宽等名家题跋,现藏故宫博物院。

•《致师鲁舍人尺牍》又名《师鲁帖》《与尹舍人帖》,纸本,行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谱图序稿》并《夜宿中书东閤诗》,纸本,行楷书,由宋人周必大拼接装裱而成。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集古录跋尾》,纸本,楷书,其笔势敦厚凌厉,结体神采秀丽,写于北宋嘉祐八年,原十卷,现仅存手稿四纸。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致端明侍读尺牍》又称《上恩帖》,纸本,楷书,是欧阳修晚年写给司马光之信札,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司马光,字君实,号迂叟,陕州涑水乡人,世称“涑水先生”。北宋名臣、史学家、文学家。

•《资治通鉴残稿》,纸本,楷书,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其字兼有真、隶特点,用笔提按分明,结体规整扁平,别具面貌。

•《天圣帖》,纸本,楷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内容为司马光为陈省华《手书诗稿》所作跋语。其字沉涩刚劲,力抵毫端。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与其父苏洵、其弟苏辙并称“三苏”。倡导文人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

•《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纸本,行草书,为苏轼自作赋书。《洞庭春色赋》凡三十二行,计二百八十七字;《中山松醪赋》凡三十五行,计三百十二字,并有卷后自题十行,计八十五字。书于一〇九四年,其时苏轼被贬谪岭南知英州安置,途中遇雨,阻于襄邑,故有此书,为晚年佳作。

•是卷书法潇洒雄劲,飘逸闲雅,体势短肥。卷后有张孔孙、黄蒙、李东阳、王穉登、王世懋、王世贞、乾隆皇帝等题跋。明王世贞评云:“此迹不惟以古雅胜,虽姿态百出,而结构紧密,无一笔失操纵,当是眉山最上乘,观者毋以墨猪迹之可也。”衡之此卷,实非虚誉。此卷流传有绪,至清初为安岐所藏,乾隆时入内府,刻入《三希堂法帖》;溥仪时被携往长春,后散佚民间,于一九八二年由一位名为的中学教师捐赠给国家。现藏吉林省博物馆。

•米芾,早年名“黻”,四十一岁后改署“芾”。字符章,号鹿门居士、襄阳漫士、海岳外史等,太原人,徙迁襄阳,后定居润州。宋代书画家。

•《研山铭》,纸本,手卷,行书。内容系赞美灵璧石“研山”之辞,相传为后主李煜旧藏。其书宕跃雄快,骏迈放达,气势飞扬,飘逸超神。日本前首相犬养毅题引首“鸢飞鱼跃”,卷后有《研山图》及米友仁、王庭筠题识。钤有“内府书印”“绍兴”“悦生”“于腾”“味腴轩”“于腾私印”“受麟”“受麟私印”“飞卿”“湘石过眼”“周于礼印”“立崖”“石父”“封”等印。此卷流传有绪,于明张丑《真迹日录》《清河书画舫》及清吴其贞《吴氏书画记》等皆有着录。历南宋贾似道、元代柯九思、清代于腾等收藏,后流落日本,于二〇〇二年由国家文物局购回。现藏故宫博物院。

•《虹县诗卷》纸本,行书,自书七言诗两首。米芾其时途经虹县,见风景明丽,故作此诗。其书体势浑然,得趣天成,后有金刘仲游、元好问,清王鸿绪跋,与《研山铭》皆为米芾大字名迹,殊为珍贵。今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秋声赋》为北宋欧阳修所作,是文学史上的名篇。此卷为赵孟頫行书墨迹,纸本。其书英气标举,骨力劲健,容仪丰缛,犹闻秋声。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归去来并序》,纸本,无纪年。所书系东晋陶潜著名的《归去来兮辞》,是文学史上的辞赋名篇。赵孟頫一生曾多次书写,卞永誉《书画汇考》收录的倪中题跋谓“赵文敏书《归去来辞》,南北所见无虑数十本,或真或行,各极精好”,可见其寄托归隐之意颇深。本书此卷今藏辽宁省博物馆(现另存两卷,分别藏于上海博物馆与湖州博物馆)。本卷为赵氏典型书风,用笔骨肉匀健,精气爽朗,全篇婉转流美,遒劲姿媚,颇具晋人风范,深得“二王”书旨。卷首钤有“乾隆御览之宝”“嘉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御书房鉴藏宝”等印,卷尾钤有“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乾隆鉴赏”“赵氏子昂”“天水郡图书印”等印。

•文征明《行书陶渊明饮酒诗》,纸本,今藏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此卷作于明嘉靖三十四年乙卯(一五五五)夏七月三日,文征明时年八十六岁。所书为东晋诗人陶潜《饮酒诗二十首》。此卷为文氏晚年典型书风,兼二王、赵孟頫趣味,特多《集王圣教序》之影响,虽系暮年所书,而用笔劲健飞扬,温纯精绝,法度森然,一丝不苟。明潘之淙《书法离钩》论文征明书曰:“草师怀素,行仿苏、黄、米,晚岁取《圣教》损益,加以苍老,遂自成家。”明谢肇淛《五杂俎》谓:“极意结构,疏密匀称,位置适宜,如八面观音,色相具足。”于此卷皆可印证。

•卷首钤有“征仲之印”“衡山居士”印,骑缝及卷尾有“文征明印”“衡山”等印。卷后有当代傅申跋,记此卷曾为严复侄孙严群旧藏,并叹“卒前四年书,犹遒劲如此,真长寿之征也”。

•本卷所书之书论二则,应是董其昌自撰,但未见于《容台集》《画禅室随笔》等董氏文集中,可补史料之缺。《余清斋法帖》为徽州巨商吴廷所刻,收历代名家法帖二十六种,内有王羲之法帖十种,《十七帖》为其中之一。董其昌与吴廷友善,亲自参与了《余清斋法帖》的编选过程,并为之题额、评鉴。本卷董其昌临《余清斋法帖》之《十七帖》部分,虽为临写,但挥运自如,自出胸臆,飘逸空灵,全无滞塞。其中文字偶有脱漏、增衍,当系书写时专意于用笔,而无暇顾及文句所致,瑕不掩瑜。

•张瑞图,晋江人,字长公、无画,号二水、果亭山人、芥子、白毫庵主等。明代书家。

•《草书古诗十九首》,纸本,今藏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内容源自《文选》,系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从传世佚名古诗中选十九首录编而入,是文学史上的名篇。是卷笔法劲健,结体拙野,布局参差掩映,气势纵横,气骨苍老,与传统二王书风迥异。

•卷首钤有“文学侍从之臣”“午壁寓目”“姚近轮印”“王氏家藏”等印,卷尾有“张长公”“瑞图”“张学悌印”“逸之别号佳仙”“张午壁”“幼卿真赏”“泉唐姚右卿珍藏书画印”等印。

•傅山,明末清初书画家、思想家、医学家。初名鼎臣,字青竹,后改字青主等,太原人。其倡导的“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书学主张,在书史上影响深远。

•傅山草书《与右玄诗册》,纸本册页,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是册书于戊子之夏,为傅山早年草书代表之作,用笔郁勃奇健,真率古朴,不拘成法,如其跋文所言“支离率易,不衷于法”者是也。

•朱耷,江西南昌人,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王朱权宗室。明朝灭亡,惧祸易名,故与世系名字不合。号人屋、雪个、个山、个山驴等,后号“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行楷千字文》,册页纸本,荣宝斋收藏。全帖风格独特,质朴雄健;字形开合有度,不拘成法;用笔纯真圆润,遒劲有力;行笔流畅尽意,气贯圆满。

•《桃花源记》,故宫博物院收藏。所书内容为文学史之名篇东晋陶潜的《桃花源记》,文字较原文有减省。此作书于清康熙三十五年,朱耷时年七十一岁。是书用笔中锋圆劲,兼融篆意,意气平和;字形淳朴圆融,兼藏奇险之势;章法疏朗雅淡,平中寓变。全卷风格特立,技巧高超,为朱耷晚年佳作。

畅销十年,“大红袍”再刮旋风——《中国碑帖名品》“二编”推出新百种经典,首辑碑帖强势首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