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利春拍:一波元明瓷器珍赏

北京保利春拍:一波元明瓷器珍赏

青花瓷,指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约1250-1350℃高温一次烧成,是源于中国,遍行世界的一种白地蓝花的高温釉下彩瓷器。

青花瓷器滥觞于9世纪唐代巩县窑,成熟于14世纪早期元代景德镇窑,辉煌于15世纪初的大明永乐、宣德两朝景德镇珠山“御器厂”,是中华文明与文明在科技、贸易、人文与艺术交流同催生的一枝奇葩。随着郑和七下西洋的航程,青花瓷的传播也遍及东南亚、波斯湾、印度、近东、北非与东非海岸。

自成化御窑以降,青花用料的国产化与胎釉质地进一步提升使得“青花”愈加富于中国本土艺韵。自正德年间起 ,景德镇开始接受葡萄牙王室青花纹章瓷订单。在欧洲人主导的“大航海时代”,青花瓷器为欧洲王室贵族的狂热追求,嘉靖、万历间大量外销欧洲,进行了双向的文化交流。明末清初的17世纪晚期,每年行销欧洲的中国瓷器以数百万件计,尤其“青花瓷”成为欧洲上流社会宫殿居室的标志性陈设,是财富与品味的象征。至18世纪,欧、亚、非、美各大洲均有青花瓷器的收藏与传承。

纵观青花瓷的发展史,不同的时期所用的青料都有所差异,这也让每一时代都诞生了具有独特时代特征的青花瓷器。是次拍卖以诸多名藏所释再现中国青花瓷之演变过程,涵盖元明百年皇庭典范,以飨藏友。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本品直口,短颈,丰肩,扁圆腹,圈足。器以青花绘菊花、石竹等盛开的花卉,间绘蝴蝶翩跹翻飞,摇曵飘香,为成化时期御窑瓷器。《博物要览》评价有:「成窑上品,五彩供养浅盏,草虫浅盏。青花纸薄酒盏,五彩齐箸小碟香盒……各制小罐,皆精美可人」。本品造型饱满,胎质细腻,釉质温润肥腴,画意生动,绘制纤柔精细,疏朗明快,为成化青花器中的精品,展现出陶工高超的技艺和艺术修养。

成化时期的御窑厂瓷器烧造日益兴盛,烧造品种繁多,有青花、斗彩、白釉、黄釉、蓝釉、釉里红、青花绿彩、黄地青花等,以青花瓷为主流。在瓷器烧制方面,成化一朝要求极其严苛,且不惜工本。考古挖掘出的大量成化瓷器残片,即可见其极度严格的筛选制度。由此,成化瓷器存世量相对较小。以台北故宫博物院为例,该院拥有宣德朝瓷器数约为1847件,而成化瓷器不足300件。《明史•食货志》记载:「成化间,遣中官浮梁景德镇,烧造御用瓷器,最多且久,费不赀」。不计工本、仔细甄选,方有成化御窑瓷器无与伦比的品质,留存至今的每一件皆难能可贵。

成化青花选用「平等青」料,呈色浅淡柔和,典雅宜人,纹饰采取双线勾勒填色绘制技法,画工规整,笔触秀丽,疏密有致,线条优美自然,给人以清新悦目,幽雅脱俗之感,备受世人所推崇。《竹园陶说》评论有:「成窑画笔古今独步,盖丹青妙手寄其心力于瓷片之上,故能笔细如发,用青如用墨,点染描画,各臻其妙也」。明人沈德符《敝帚轩剩语》有「宣窑品最贵,近日又重成窑,出宣窑之上」的赞语。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评价有:「成化五彩青花均极工致,青花蓝色深入釉骨,画笔老横,康熙就当却步也」。

此形制的扁罐源自明初,承袭永乐翠青釉、白釉器之形,成化时期见青花、斗彩等品种,装饰纹样有莲塘水藻纹、牡丹飞蝶、九秋花草、缠枝莲花纹等。此罐所绘花草颇具自然意趣,似亦承自永乐时期,如土耳其托布卡比博物馆藏一永乐青花大盘,绘相似风格纹样,见《海外遗珍陶瓷》,1991年,页131。据考,成化后期所制多为斗彩天字罐。此种青花罐或主要出现于成化中前期。相似纹样也见于成化时期其他器类,如景德镇御窑厂成化晚期堆积层出土的一未完工的斗彩盒,以及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斗彩盒的盒盖,见《成窑遗珍——景德镇珠山出土成化官窑》,香港,1993年,页84、182-183。

检阅公私收藏,九秋图类品多署有成化纪年款,如本品般无款御器存世可谓凤毛麟角。台北故宫藏两例成窑九秋罐,一例有款,一例无款,均陈设于紫禁城养心殿之中。而无款者画意更显生动,胎釉俱佳,为成化早期御窑制品。成窑于四年恢复烧造,距离宣德一朝已逾三十多年,中间历经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官窑活动少,所见器物皆无年号款,因此宣德朝开始大规模写款的习惯,并没有得到明确贯彻。基于前面三十多年的空白,再度确立写款习惯,并使之成为制度,必定是一个逐步的过程,故此在成窑早期器皿里,不写款者不在少数。本品即其中佳例典范。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72页,编号90,2020年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本品高36.5厘米,为永乐青花梅瓶之大器,端庄典雅,挺拔饱满,唇口,短颈,丰肩,外壁青花纹饰自上而下分为四层,肩部以双勾技法绘饰仰覆如意云头,内绘各式折枝花卉,腹部主题纹饰为上下交错的五组折枝花果纹,诸如蟠桃、枇杷、荔枝、石榴、葡萄、樱桃、甜瓜、山楂、银杏、龙眼十种瑞果。花头饱满硕大,勾画婉转流畅,花卉者芬芳盈枝,风姿绰约,果实者饱满丰硕,寓意吉祥。绘画运笔苍健,点染深沉,充分借鉴国画的笔墨意韵,得其法度,勾、勒、点、染诸法,运用皆宜,颇有明初宫廷院体画家孙隆没骨折枝花果画的风范。线条粗细并用,青料浓艳,铁斑深沉,为苏麻离青之典型用料,表现出发色晕散效果令画面富具苍翠欲滴的意趣,透出凝重雄浑之美,一如朱明盛世,威加四海之气势。胫部绘就变形蕉叶及细密的卷草纹,布局紧密,又与主题纹饰疏朗清雅的布局形成鲜明对比。底部浅圈足,胎质细腻,抚之光润如玉,瓶内壁饰以亮青釉,施釉均匀平整,修胎细腻。

类似作品可见于北京故宫、首都博物馆及瑞士玫茵堂收藏,存世相似范例不超过四件。明代早期,梅瓶造型通常成对,此瓶与北京故宫藏例甚为相近,两器疑原属一对;另有一对带盖梅瓶,纹饰器型与本品完全相同,见于北京海淀区香山大院出土物,现应属北京首都博物馆藏品,其中一件著录于《中国陶瓷全集》,上海,1999-2000年,卷12,图版47;另一件录于光林:《北京出土的几件明代青花瓷器》,《文物》,1972年,第六期,图版6。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明永乐一朝,宫廷重白瓷,属永乐重要瓷品,其釉色乳白,温泽柔和,于白瓷中形成独特风格,谓之「甜白」。甜白釉器,重凝润丰厚,莹亮光致,所用瓷土,提炼精纯,铁钛含量极低,釉料主要由釉石制成,而不用釉灰,故成器明显有别于其他时期瓷品。

「甜白」一词,最早见于黄一正万历十九年所撰之《事物绀珠》,书中收录各类名茶,记载「永乐、宣德二窑内府烧造,以鬃眼甜白为常」,并以「白如凝脂,素犹积雪」述之(载于《景德镇珠山出土永乐宣德官窑瓷器展览》,香港艺术馆,香港,1989年,页35及中国国家博物馆编,《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页13)。

景德镇明代官窑遗址,出土永乐之品,多为甜白釉瓷(景德镇市珠山中路东区两相连永乐堆积层,逾98%),然而甜白器传世者较青花瓷更罕,可见此类器烧制极其艰巨,必严格择选,至釉色完美者,方能入贡;若稍有不善,则弃于窑场(见香港,1989年,前述出处,页19)。

明廷重白瓷,应与永乐帝深崇藏传佛教有关,时见有僧帽壶、高足杯等带有藏传佛教风格之器形,另见有南京瓷塔之无数瓷砖,当中逾二千块于窑址出土,均可为左证。然而,当时官作白瓷并非仅作礼仪佛器,其形制甚广,当中见有异国器形,如仿中东金属器而制,其中部分取材、用途至今仍有待考究。除此外,另见有玉壶春瓶、梅瓶等中式款例。永乐时期,梅瓶应仍作酒器,而非插花之用。永乐御窑烧造各式梅瓶,纹饰器形不一,中外皆盛行,但存世甚罕,其例可见于两岸故宫博物院收藏、伊朗萨非王朝及土耳其奥斯曼王国皇室典藏。梅瓶之形,经景德镇不断研烧,自元代起至明初洪武之时,已多有改变。从窑址出土残品所见,永乐、宣德两朝又曾创烧两类新式,另有一式,孤例现存上海博物馆。本品器形秀雅不凡,备受推崇,无疑作为典范,常见于白釉、青花等器。

2. 康蕊君,《玫茵堂中国陶瓷》,伦敦,1994-2010年,卷4,编号1655

4.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2020年,编号106

3.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本品器内素面无纹,器外纹样以青花为饰,圈足侧墙以梅花装饰,疏朗别致。胎体厚重,釉质细腻,内施白釉,外壁通体青花装饰,口沿绘青花弦纹两道,腹部绘六组折枝花果纹,石榴、寿桃、荔枝、柿子、枇杷、葡萄等,寓“多子多寿”之美意。近足处绘莲瓣纹一周,圈足处绘花朵纹。外口沿下青花横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书款,为此式大碗统一的装饰。

其构图疏朗自然,虚实相济,无缠枝纹饰常见繁密局促之虞,笔触细腻,虽见工致却不落于媚弱,在浓淡相抹中独显宣青之豪迈气概,深得水墨神髓。胎釉温润,宝光内蕴,历数百年而风采依旧,与浓美苍妍之青花相得益彰,是为佳瓷之品格。明人张应文《清秘藏》赞誉“我朝宣庙窑器,质料细厚,隐隐橘皮纹起,冰裂鳝血纹者,几与官、汝窑敌。即暗花者、红花者、青花者,皆发古未有,为一代绝品”。今观此器,前贤评价之高不为虚言。

本品为宣窑青花御瓷之典范,其选料、制样、画器、题款无一不精,为宣德一朝新出样式,造型敦实端庄,胎体厚重坚致,口沿平切,棱角明显,为宣德碗类最奇特者,能与之相当的品类,仅见洒蓝釉暗刻龙纹钵和青花云龙纹钵,皆以厚胎平口着称。其功用文献失载,后世众说纷纭,至今未明。其外壁装饰构图常见于缠枝四季花卉、岁寒三友图、缠枝莲花、缠枝灵芝、双龙赶珠、缠枝牡丹、缠枝莲托八宝、折枝瑞果等纹样,存世数量罕少,约在三十件之内,散见于世界各大收藏机构。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2020年,编号105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本品为宣窑青花御瓷之经典代表,其选料、制样、画器、题款无一不精,为宣德一朝新出样式,造型敦实端庄,胎体厚重坚致,口沿平切,棱角明显,为宣德碗类最奇特者,能与之相当的品类,仅见洒蓝釉暗刻龙纹钵和青花云龙纹钵,皆以厚胎平口著称。其功用文献失载,后世众说纷纭,至今未明。其外壁装饰构图常见于缠枝四季花卉、岁寒三友图、缠枝莲花、缠枝灵芝、双龙赶珠、缠枝牡丹、缠枝莲托八宝、折枝瑞果等纹样,存世数量罕少,散见于世界各大收藏机构。

本品所书“大明宣德年制”楷体横款,朴拙苍健,古意盎然,绝非庸手所为。据考证宣德一朝御瓷款识的粉本应出自当时大书法家沈度之手,沈度的书法深得圣意钟爱,宣德皇帝常以之为师,故《万历野获编》赞宣德皇帝的书法“学颜清臣,而微带沈度姿态。”沈氏对明初宫廷文化生活影响颇大。明焦竑《玉堂丛话》卷七“巧艺”条记述:“度书独为上所爱,凡玉册、金简,用之宗庙朝廷、藏秘府、施四裔、刻之贞石,必命度书之”。今审沈度著名墨迹《张桓墓碣铭》中的“宣德”、“年”三字与瓷器上的款式如出一人之手,无论其点之大小,划之长短,运笔之轻重,间架之疏密均非常相像,可见宣德瓷器上的年款是由沈度书写后,再交工匠临摹上瓷的。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106页,编号124,2020年

2.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罐直口,短颈,丰肩,敛腹,圈足,通体绘青花婴戏图。众童子姿态各异,活泼可爱,三三两两相簇,或坐而刻苦攻读,或嬉戏游玩,有的拖车,有的斗蟋蟀,有的骑竹马,形象地表现出儿童在嬉戏中生动活泼的姿态,各个生动传神。肩部饰一周「卍」字纹锦底,等距开光内绘折枝花果,足墙为莲瓣纹,器底正中书「大明嘉靖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嘉靖时期,青花以回青为原料,色泽鲜艳明亮。此器胎骨厚重,釉色肥腴莹润,甚具嘉靖青花的时代特色。嘉靖朝瓷画风格以古拙著称,画面富有童趣,随意、夸张,对后世的瓷画风格有极大的影响。嘉靖时期婴戏图的表现内容较前朝明显增多。而此题材表现儿童的天真烂漫,与受儒家教育的中国传统文人澹泊的思想符合,也与道教所推崇的无欲思想所契合,显示万历帝崇敬道教的时代特征。类似的青花庭院婴戏纹罐,均被重要博物馆纳入收藏,故官博物院藏一例,且带有原盖,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中)》,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9年,页110,图101;东京出光美术馆亦藏一例,无盖,录于《馆藏名品选第一集》,出光美术馆,东京,1986年,图版147。胡惠春家族亦递藏一盖罐,后入香港徐展堂静观堂雅蓄,多次见于拍场,最后一次售于香港佳士得, 2007年11月27日,编号1738,港币3056万成交。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1.《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 年,卷2,编号657

2.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120页,编号147,2020年

2.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本品撇口,弧壁,圈足。內里素白,内心暗刻三朵如意头云纹呈“品”字形排列,内壁暗刻两条同向赶珠龙,外施霁蓝釉,底暗刻“大明宣德年制”双圈楷书款。

《南窑笔记》“宣窑”条所载:“(青花之外)又有霁红、霁青、甜白,尤为上品”。另据《大明会典》载,“圜丘青色”,即祭天用蓝釉器,而以宣德时期制品最为精美,又称为“宝石蓝”。清雍正、乾隆年间的《南窑笔记》记载:“宣窑⋯⋯又有霁红、霁青、甜白三种,尤为上品。”后人推崇备至。本品蓝釉鲜亮夺目,呈宝石蓝色,暗刻云纹、龙纹更显品级卓绝。

2.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1.徐氏艺术基金会、新加坡文物馆,《文物精粹——徐氏艺术基金藏陶瓷青铜器选》,图81

2.保利艺术博物馆,“龙翔九天——元明清龙纹御用瓷器展”,北京,编号012

1.新加坡文物馆,“文物精粹——徐氏艺术基金藏陶瓷青铜器”,新加坡,1992年

2.长沙博物馆、保利艺术博物馆,“龙翔九天”元明清御用瓷器特展,2020年12月

3.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1.内蒙古博物馆,《皇家气象——元明清宫廷遗珍展》,2012年4月25日-5月15日

2.无锡博物院,《皇家气象——元明清宫廷珍宝展》,2013年4月20日-6月20日

3.常州博物馆,《皇家气象——保利·明清宫廷珍宝展》,2014年8月30日-9月21日

5.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99页,编号116,2020年

2.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107页,编号125,2020年

1.北京时间博物馆,《御赏拾珍——元明清官窑瓷器珍藏展》,北京,2015年5月18日-6月10日

2.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明世宗嘉靖皇帝一生对道教颇为崇信,嘉靖二十一年起更是不问朝政,移居西苑,一心修玄,日求长生。当时宫殿所饰之物均为道教众仙、灵符祥瑞之类,其中御瓷一项也不例外。据嘉靖本《江西省大志》卷之七“陶书”一章载录嘉靖八年至三十八年里烧造御瓷的名目,当中不乏道教色彩浓厚的器皿。通过检阅其全部名目记载,发现嘉靖二十年前后道教色彩浓重的器皿开始大肆出现,正好与嘉靖皇帝二十一年移居西苑潜心修道密切攸关。

本品正是一份反映嘉靖皇帝此番信仰之例证,其主题纹饰独特,通景绘饰“蓬头四仙”图。画中所绘铁拐、刘海、寒山、拾得四仙,秃顶披发,因皆不施巾帻,谓之“四蓬头”,为元明时期民间喜闻乐见的艺术题材,正是源于嘉靖皇帝对道家的推崇,“蓬头四仙”题材才得以首次出现在明代官窑瓷器之上。本品所绘四仙布置错落,姿态各殊,形骨古野,怪戾骇俗:铁拐李侧首仰视,双目有神,一手扶持拐杖,一手托着葫芦宝物;寒山笑容盈盈,双手执卷而立;刘海手舞足蹈,嬉戏金蟾;拾得手携扫把,欢喜前行。纵观全图,放笔纵墨,轻盈飘逸,诸仙情势具佳,形象诡怪,得妙趣于天然,一如明初名家商喜之作《四仙拱寿图》,运笔刚劲有力,气势挺健,饱满而富有弹性,自见飘逸之气。对四仙的嘴、眉、颧骨均加以强调,使形象更具冲击力和生命力,尤其对嘴部的夸张表达,突出了“笑”态,增强了画面的喜庆气氛,予人观之,忍俊不禁,深受感染。

本品撷纳四仙恢谐可爱的形象,洋溢出喜庆祥和的气息,且融四仙于一体,取其瑞意,表达增寿纳福、万寿无疆之义,符合嘉靖皇帝所祈之心愿。

本品之青花浓妍泛紫,虽无设色或水墨之表现力,但是稚拙豪放的绘画风格却能恰到好处地表现“蓬头四仙”浪荡不羁、诙谐可爱之形象。其器形颇为奇巧,呈四瓣瓜棱形,如此形制对成型技术要求甚高,需要内外修刮而成,工序复杂,烧造不易。另外,写款独特,“年”有别于常例,几近“丰”年,如此写法者,存世罕有,仅见清宫旧藏【嘉靖 青花五谷丰登云龙纹碗】相同,参阅《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中)》,页145,图134。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2.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113页,编号135,2020年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由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和保利艺术研究院联合举办的,“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于2022年7月16顺利闭幕,涵盖景德镇御窑博物院藏元、明两代御窑青花标本九十件及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器九十余件进行比对展览,深度发掘自青花发源以来,元、明两代以青花为主线的陶瓷烧造历史背景、人文背景。

青白幽玄,可解夏日难暮,本次北京保利2022年春拍将携展览永宣四神器之“明永乐 青花留白暗刻海水龙纹大盘”、“明宣德 青花云龙纹十棱葵瓣式洗”、“明宣德 青花梵文海水异兽怪纹高足杯”、“明宣德 御制青花永平安颂高足碗”,于国贸大酒店春拍展场同步展出,届时欣然诚邀,再续永宣佳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