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文化:文明曙光的闪烁(图)

红山文化:文明曙光的闪烁(图)

中华文明是如何起源的?这一命题历来为学者所争论。随着一项项考古发现的问世,学者的眼界也在不断拓宽,继而出现“东西二元对立说”“中原中心说”等看法,直至上世纪70年代末,良渚文化和红山文化的先后发现使考古学家恍然大悟,原来中华文明火花四射,犹如“满天星斗”般璀璨。

这是一个新石器时代晚期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和辽宁省西部广阔地域内的先民们创造的一种农耕文化,距今5000年至6000年。1954年,考古学家梁思永和尹达为其定名为“红山文化”。自此,那个生活在距今5000多年前,有着大型祭坛、女神庙、积石冢,会农业耕种、精雕玉器的红山人的生活在一代古学家的探寻中逐渐清晰起来。

2014年,距离红山文化发现并定名走过了60年的光阴岁月。60年中,关于红山文化的研究越来越丰满,新的考古发现也在不断填充与改写着以往的认识。

红山文化以牛河梁遗址的发现最为引人注目,从而引发了学术界对红山文化研究的热潮。牛河梁遗址坐落于辽宁省西部丘陵山区,位于建平和凌源两县的交界处。这一带历代都是交通要道,如今北京至沈阳的铁路和公路都从牛河梁地区通过。近几十年来,牛河梁地区一直都有考古工作者的足迹。上世纪40年代,考古学者曾在这里采集到彩陶;60年代,这里发现过汉代墩台;1979年,还发掘出三官甸子玉器墓。但以往的发掘都只是蜻蜓点水,直到80年代初牛梁河遗址的正式被发现,红山文化的面貌才逐渐得到全面揭示。

1983年,考古学家孙守道和郭大顺率队在牛梁河遗址玉器出土地点进行正式发掘,确定墓葬为积石冢性质。从这一年开始,牛河梁的秘密一点点被发现,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女神庙。女神庙是整个建筑群中保存较好的一座主体建筑。庙为土木结构,完全不用石料,这和大量石灰岩构成的积石冢形成了强烈反差。庙内堆满了遗物,除了坍塌的墙面,屋顶残块以外,还有大量的人物、动物塑像和陶质的祭祀用器。但是,惊喜往往都是在不经意中出现,女神庙主室西侧,考古人员发现了迄今为止我国唯一一个接近真人大小、用黄黏土掺草禾塑成的女神像。考古学家认为,这是一个神化了的祖先形象,这一发现可以表明这一时期的原始宗教已经由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发展到了祖先崇拜。

除了女神像,考古学者还在牛河梁发现了规模宏大的祭祀礼仪性建筑、成组的女神像和以龙、凤、人等为题材的玉器群,毫无疑问,这里已形成一处史前宗教圣地和政治中心,表明红山文化以高度发达的原始礼制与神权,跨进了古国时代。几千年来,龙与凤一直被视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象征,而牛河梁遗址同时发现了玉龙与玉凤,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而白玉猪龙的出土,则被看做红山文化玉器之代表性器物。它通体厚重、制作规整,是已发现红山文化玉猪龙中最精致的一件。其造型雄浑粗犷,充分体现出红山文化玉器的艺术风格与时代气息。这种具有猪首蛇身特征的龙形象,是红山先民创造的一种抽象化的神灵。

对于红山文化的玉器,牛河梁遗址发掘领队、辽宁省文化厅原副厅长郭大顺认为其意义非凡。他在《红山文化考古记》中说:“古时,士大夫作为民族文化的传承者,均佩戴玉器,玉器在知识阶层的精神生活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这些文化传统都不是偶然发生的,总有它的源头所在。我们从红山文化出土玉器的情况来观察,玉在当时已经不是实用的物件,而是被赋予了思想和精神的器物。红山文化玉器极具区域特征,与中国文化传统密切相关。集中表现为玉与礼的关系上。”王国维对“礼”字有一个极有见地的解释:“礼”为“以玉事神”,即说明“礼”字的原意为以玉通神之意。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玉器的发现,一再证明着王国维的观点。其中,以红山文化最为典型。郭大顺说:“红山文化的玉器主要不是财富占有的显示,也不限于表现等级差别,而是有其特定的实用功能,这就是作为通神的工具。红山文化玉器中多见神化动物为题材的器种,同种玉器又常成对出现,这些都表明玉器所具有的神器性质和功能。古史关于‘以玉事神’的种种记载,说明古人也是一直把玉器作为通神工具来对待的。红山文化对玉器的随葬习俗揭示出了其中的奥秘,这就是红山文化的‘唯玉为葬’。”

除女神庙外,牛河梁遗址还发现了祭坛和积石冢。积石冢一般都是用高30厘米、长40厘米、宽20多厘米,经过打制的大石块砌成的,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每座冢的占地面积都相当大,一般有三四百平方米,最大的达1000余平方米,平均的垒石高度在1米以上。每座积石冢内,一般都有数十人列“棺”而葬。冢内往往以一二座地位尊贵的大型墓为主墓,周围或上部附葬多座小墓。墓内随葬品多玉器,有猪龙形玉雕、勾云形玉佩、玉璧和玉龟等,种类和数量随墓的大小而异。从墓的大小和随葬玉器的多少看,氏族成员的等级分化已很严格。牛河梁遗址中的祭坛建筑有方有圆,方圆结合,或前方后圆,或方圆依次叠置,基本上是下方上圆。考古学者认为,这样的建筑布局已是天圆地方观念的反映。

过去,一直认为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是华夏历史的源头,红山文化只是一个分支或者是一种长城南北“混合文化”。可是随着红山玉器的进一步考定,特别是牛河梁遗址的发现,考古学者把史前文化的研究重点由黄河流域向北转移。红山文化在我国文明史上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具有中华五千年文明发源的性质。但是红山文化的研究远不止于此,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原常务副所长徐光冀提出,红山文化目前发现的大多是祭祀遗址,下一步应该更多地去发现居住址,因为这对了解当时的社会组织很重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朝洪认为,近些年发现了大量红山文化相关考古材料,但是其开始的时间、整体的面貌等问题还需要深入研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